陈安CHENAN

一个玛丽苏超糊面~拿不准面面的眼睛什么颜色就画成了这个鬼样。可以说是OOC了

照图画了一张画的不好看,请多包涵,这只安真是……太好看了

头发被我魔改请注意

这只安我能吹100年

他怎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过年了雷安同框我炸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P个图玩玩哈哈哈哈

tog微卡埃就不打了

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约p约到暗恋对象了怎么办,在线等急》文评

《约p约到暗恋对象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低脂奶粉 著
文评:
完结了啊……
有点不舍呢
毕竟从刚开始追到现在
中间还因为文风问题弃过三次
但我还是看了下来
奶粉大大描写的雷安 虽然不是我特别理想的方式 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 他们这样 真的很好
每个人都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没有战争 没有伤痕
就这样甜甜的
真的很好
执子之手
与子皆老
相濡以沫
白头到老
这可能真的是一个人最想要的幸福了吧
感谢奶粉大大
给我带来这么好的阅读效果
这大概就是我以后找对象的时候的标准了吧
那句话怎么来说来着
在一千万个人中 我偏偏遇到了你
你的过去可以没有我 那是你的未来一定要有我
相濡以沫
真的很好啊
最后的最后大着胆子艾特一下@低脂奶粉
希望奶粉大大越过越好,越写越棒!(๑•̀ㅂ•́)و✧

感觉盔甲里的连体衣社情到爆炸orz画不出安哥万分之一帅气……【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jpd.】借螺丝一句话,渣——渣(我好绝望)感觉全世界的有手就我没有全世界都是大角虫就我不是透视还错了嘤嘤嘤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不行这只安哥被我画毁了哈哈哈哈头发什么的太黑了哈哈哈哈

他向左,他向右

5:21
天空阴沉沉的
5:22
白鸽起,有个人来到了广场
5:23
丹尼尔看了看表,心想小狐狸迟到了啊
不过,原谅他吧,他想,毕竟是小狐狸主动约他出来的,是吧?
5:30
鬼狐天冲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白色的羊绒围巾飞起来,雪花飘飘洒洒
5:31
“诶,下雪了欸。”鬼狐天冲望着天空,冰冰凉凉的雪花落在他的脸上
“是啊。”丹尼尔阳光般浅金色的瞳孔眯了起来,眼底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小狐狸迟到了呢,怎么办?”
鬼狐天冲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不知是不是丹尼尔的错觉,他总觉得今天的鬼狐有些不对
从刚刚开始
6:00
他们已经逛了将近半个小时了,鬼狐天冲却除了刚开始的一句话之外,什么也没说
6:20
“小狐狸,你是不是有话要说”丹尼尔停下脚步,在满天大雪中与鬼狐对视
6:21
沉默
令人尴尬的沉默
7:00
“算了,我们继续”丹尼尔拉着鬼狐的手,说
鬼狐天冲一把挣开丹尼尔的手,仍固执的站在原地
7:01
“丹尼尔……我们……分手吧”鬼狐天冲终于说话了,只不过这话却不怎么美好
7:02
丹尼尔僵在原地
7:03
“丹尼尔……我们分手吧”鬼狐天冲又说了一遍,眉目之间净是悲伤
7:04
“小狐狸……你……怎么了……”丹尼尔关切的问
7:05
“没怎么,累了,毕竟……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鬼狐天冲笑笑“那么还请您……不必担心我了。”
7:40
他们就这样对视着,相近的眸子都溢满了悲伤
8:20
大雪纷飞
8:21
“……那好,你照护好自己……”丹尼尔艰难的开口,嘴里尽是苦涩
8:22
他们转身向着不同的方向前进,他向左,他向右
8:30
泪流满面
【END】
————————
请叫我发刀狂魔,谢谢
这篇刀子实际上是一时起兴写的,语句不顺别打我
最后谢谢群里的各位大大聚聚们
晚安

不想说什么……今晚可能会开丹狐新坑……

五分钟手速挑战,速撸一喻总,画渣见谅

      偷心
      1.0 情劫
       喻文州还没有当上蓝雨队长的时候,曾经找过魏琛算过一命。蓍草在他的手中浮浮沉沉,得出了一个结果。魏琛抬头,眼中带着少有的严肃:“小子,你这一生最大的劫,是黄少天。”
       那时候的喻文州认为他足够理智,理智到足以抵挡一切的劫。
       当年的魏琛也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一世英名就毁在了喻文州手里。就连喻文州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劫,是个情劫,而且他会陷的这么深,还心甘情愿的陷了进去。
       “少天……吗?”喻文州走过练武场,低低浅笑,笑自己那份本该不该存在的感情,睫毛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宛若一只墨色的蝴蝶,在翩宕起舞,灿若生花。
       黄少天手持长剑冰雨,在练武场挥汗如雨的训练冰雨冰蓝色的影子和他金发的残影叠在一起,在这个午后,恍若梦境。
       有人走过,黄少天出于本能,冰雨扫过,剑气冷冽如冰。
       “谁?”他问道。
        喻文州停下脚步,左脸被划出一道大约半指长伤口贴近下眼帘,正在往外渗血。血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竟有一种妖异的美丽。
       黄少天一看就知道自己闯祸了,收起冰雨小跑着跑到喻文州面前,他笨拙的为他抹去血迹,却止不住血。黄少天有些急,抬手一不小心就把喻文州束发的发带给扯掉了。
       得,这下闯大祸了。
        永州的长白是银白色的长及腰际,微风一拂,如同上好的白色纱幔,跳着绝美而哀伤的祭神之舞。黄少天看着手里的白色镶蓝边边的丝绸发带,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少天,”喻文州还是冷静如常,声音是清风徐来,带来片片温柔“你帮我把头发扎起来吧。”“诶诶?”黄少天有些惊讶“可……可我不会扎头发呀。”“没关系的。”喻文州转过身,露出银白的长发。“这样啊,那队长我弄疼了你就说哦。”黄少天将手搭上了长发,说。“好。”那边传来的温润男声,带着无法掩饰的低低笑意。
       很快,黄少天就帮喻文州扎好了头发。“队长好了。”黄少天紧张的耳朵尖都红了,生怕弄的不好。“谢谢。”喻文州还是背对着他,说。
        “嗯……”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有再说话。世界寂静的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心跳声、呼吸声以及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队长……”
        黄少天低低的叫了一句,心跳越来越快。
        咚——咚——咚—咚—咚-咚
        他把左手攥成拳按在心口,他觉得自己再不问出口,恐怕他心脏会从胸口蹦出来。
       “队长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的。”喻文州也是心下一惊,没想到黄少天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努力按住那句“就是你”,用尽可能平淡的语气来回答黄少天的问题。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喻文州告诉自己。
        “那……谢谢队长。”黄少天说完就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谢谢?谢他什么呢?谢他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黄少天坐在床沿上嘲笑自己,眼泪却无声无息地滑过脸庞。
       “黄少天,你他妈傻逼透了!”
        永州,仍然站在训练场轻轻地合上眼,耳边只有夏天的知了不停的叫和风吹过树梢的声音,他叹口气也回了宿舍。
       这个夏天,注定不会平静。
      【TBC】